25岁后遇到爱情有多难?

01.

我一直觉得,婚姻虽然未必因为爱情而美好,但是没有爱情的婚姻是万万不能。

Sherry大概从没想过聪明又漂亮的她,竟然会在27岁的时候,害怕缺少爱情而嫁不出去。一米七的高个,锥子脸大眼睛,法国硕士毕业,把她的照片放到网上也能是个几万粉丝的小网红。

Sherry在25岁的最后一天和在底特律念博士的男朋友分手。那天我俩约在香港尖沙咀一家很吵的bar一起过生日庆祝单身,酒量不好的她点了一杯长岛冰茶。“老娘这么美,还怕嫁不出去??”我碰了个杯,回应说:“你要是都嫁不出去,世界都没天理!”

事实上,Sherry单身了以后确实也没缺男生追求,踏实的,聪明的,花花公子的。真心假意暧昧坦诚,Sherry都有遇到。

可是将近2年的时间,她却再也没谈过恋爱。

再相约喝酒的时候,Sherry选了一个安静的酒吧,哪怕是晚上也只不过放一些静静的爵士乐。按照她开玩笑的话说,年级大了,心脏受不得那些闹腾的东西了。

“这些追你的男生,你都不满意吗?”我怎么也不敢相信Sherry竟然单身了这么久。

她抿了一口酒,“遇到一个互相理解的人,太难。”

Sherry曾经与一位外科医生一见如故,两个人都很喜欢钱钟书的《围城》,也喜欢宋冬野的《安和桥》。第一次的相见,一直聊到餐厅打烊,才各自回家。

可是外科医生很忙,Sherry也很忙,好不容易相约去听梁静茹的演唱会,却因为一通紧急的手术医生就被叫走了。就此,这段“一见如故”便戛然而止。

Sherry已经看淡了爱情,不做任何的挣扎,独立潇洒花着自己赚的钱,也收着男生送的花。

廖一梅曾经说过:“在我们的一生中,遇到爱,遇到性,都不稀罕,稀罕的是遇到了解。”

理解难求,爱情罕遇,不如自求多福。

02.

美国学者通过对动物的跟踪,发现巴胺是控制爱情产生与消亡的重要化学物质。这项研究更是把多巴胺称为“爱情的毒药”。

曾有一份报告声称,多巴胺的分泌,在二十五岁之后开始逐渐减少,这种“令人感觉良好”的化学物质在人生后半段开始慢慢缺席。

多巴胺成为奢侈品,拥抱所带来的那种安全感和满足感便“一抱难求”。

89年的Jason在一家游戏公司做程序员,Jason曾经谈过一段五年的初恋,三年异地,最后败给了距离。曾经认为命中注定的女孩,就这样从生命中不见了,Jason失眠三个月,暴瘦十二斤。对于爱情似乎再也不那么渴望。

“找个差不多的就行了”成为他现在的标准。有段时间,相亲认识了一个妹纸,温柔也很可爱,Jason也想有进一步的发展。可是一想到恋爱要例行公事的看电影吃饭,哄妹子送礼物,Jason觉得很没意思,完全提不起兴趣。

加上工作没有时间闲聊,能回复的只有“嗯”“啊”“哦”。

Jason也曾经努力的跳出自己的怪圈,想要用心的去了解妹子喜欢什么色号的口红,在女孩姨妈痛的时候送一包红糖。他非常努力的去拥抱新一段感情,可是这种“刻意”的努力却最多只能维持几周,便又打回原形。

25岁以后的男女大都经历了刻骨铭心的爱情,经历过曾经愿意为TA对抗世界的那种莽撞与懵懂。爱情多巴胺是有额度,在挥霍过这既定的份额之后,命运自然会暗暗在余下的年纪里跟你慢慢较劲。

03.

Clara很喜欢张爱玲在《半生缘》里的一句话,“世均,我们回不去了。”她从没想过回不去的除了爱情,还有人生。

92年的Clara是我之前的一个同事,从小在温室中长大,虽不是大富大贵,也算被世界温柔以待。在跟我说起她喜欢上一个32岁的男人的时候,神情是像是中了500万彩票,恨不得让全世界都知道。

大叔跟Clara是在地产的聚会上认识的,客套的觥筹交错中加了微信。大叔很会聊天,夸Clara是他见过最聪慧纯真的女孩子。朋友都担心的劝她,大叔这种“身经百战”的老男人碰不得。而刚毕业没见过花花世界的Clara,嘴上说着不会喜欢身体却很诚实——在玫瑰花和烛光晚餐的攻陷下,很快就和大叔在一起。

Clara上班的时候就抱着手机,微信消息一直不断,时不时对着屏幕傻笑,时针指向6点准时冲出办公室。大叔也很甜,每天开车来接Clara下班,玫瑰也像上班打卡一样送到公司。

像所有人预料的那样,大叔的喜欢只持续了六个月。

Clara慢慢不再傻笑了,大叔的消息也变得爱回不回,理由不是在开会就是在出差。Clara摇摇头问我,“你说男人在刚认识的为什么就从来不忙呢?”我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。“哪里是什么忙呢,不过是玩腻罢了。”Clara自己喃喃道。

从爱你天长地久到厌你永不相见,距离从不遥远。Clara开始投入到加班,独立的承担项目。不再轻易相信夸她聪慧纯真的男人,也不再有那种说爱就爱的勇气。

“他带给我最糟糕的并不是一段失败的感情,而是在这之后,我在也没有勇气毫无畏惧的爱上一个人。不是每个人都能像没有伤害过一样再去爱。”

25岁以后,新结交朋友都变得困难,爱情便更成为了奢望。时间成本与认识成本,变成付不起的爱情代价。



04.

25岁以后的爱情真就那么难吗?

也不是。

如果你有足够幸运,遇到了便是遇到了。

Brenda就在25岁的时候遇到了27岁的徐叔叔。

Brenda那天被领导扣下加班直到半夜,有气无力的准备开车回家。没有路灯,雷达迟钝,原本就疲惫的她,倒车一个没留神便撞上了后面的车。

完了。Brenda心里咯噔一下。“要不要赶紧跑?!”两个小人在她脑子里面火热的开始打架。

说时迟那时快,一个男生幽幽的从后面黑漆漆的车上走了下来。

跑不了了。

是的,他们的爱情也跑不了了。

27岁的徐叔叔把Brenda放在心上疼:她不喜欢抽烟,徐叔叔就戒了,想抽烟的时候就嚼口香糖;Brenda新鞋脚磨破,他从大老远买来创可贴,第二天一大早发信息叮嘱记得贴好再上班;更甜的是,她不经意的发现徐叔叔手机上有个记事本,记着Brenda所有喜欢的小事。

Brenda跟我抱怨徐叔叔太讨厌,被他喂胖二十斤,简直是个饲养员。我求求Brenda别再发狗粮,甜的我快要相信爱情了。

25岁以后的爱情很难,可依然有人会足够幸运的遇到。

爱情不是闪电般的情绪,今天真爱明天say goodbye;

爱情不是任性,是对生命以及我们所爱之物生长的积极的关心

25岁以后的爱情很难,正因如此,才值得如此期待与珍惜。

马克思曾经说,世界上唯有咳嗽和爱无法掩饰。

Love, the itch and a cough cannot be hid.

工作倦了,可以换了再找;

朋友烦了,可以删了重交;

可毕竟爱情新不如旧,

可毕竟希望你足够幸运,

爱人来了可以再也不走。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