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偶尔会进你的空间,看看原来的我

每个人的内心都有不为人知的暗伤,等待时间去将之复原,无奈自己是个疤痕体质,伤口久久不能愈合。

前方是路口,红灯在倒计时,我把方向盘左打,调个头拐进巷子里。也没什么,刚才不是饭没吃饱么,巷子里有个温酒馆,可以吃烧烤的那种。

“哟,来了,随便坐,喝什么,先给你温着。”

“先给我来一盘炒面,随便烤点东西,除了素的。”

我知道酒温得比较慢,但今天真的比较饿,而且我还没决定要喝酒呢。

一个小时以前,我是吃饭和喝酒都要的,忙着听别人说故事,还没来得及吃饭呢,锦书来了,在我之后进来的,又走了,在我之前出去的。

锦书是我的故事,对谁都不能提及的名字。

—01—

“我叫锦书,山盟虽在,锦书难托,嗯。”锦书在讲台上这样介绍自己,我在下面期待着自我介绍赶紧结束,老师快一点说让她坐到我旁边,又觉得台上的锦书格外的好看。

这是一个对颜值高又有才的转学生一见钟情的故事?才不是,我在开学之前就知道锦书会来了,昨天下午确定她要来。

“就说春天会来得比较晚,但不会不来嘛。”前桌头偏过来贼笑,小声说。

“你没有机会了。”我说着话,正好锦书走下来,调皮的挑了一下眉毛,我站起来让座,让锦书坐在靠窗的一边。

别人当然没有机会了,因为锦书在来之前已经是我的女朋友了,我早早把同桌赶到前面去,让我旁边成唯一一个可以再坐一个人的地方。

初高中时候的男孩子都喜欢打篮球跳街舞弹吉他,并且对此无比热忱,那还不是因为可以在女生走过去的时候耍一把帅,尤其是自己喜欢的女生在旁边的时候,所以女朋友坐在旁边,我除了每天早上带早餐中午买饮料,还认真学习了一把,比任何时候都认真。

高三了,没人注意到我的变化,大家都在紧张的准备高考,也正因为这样,老师密切关注着我们每个人,尤其我这种,数学考了满分的,当然女朋友在旁边也不至于从不及格到满分的。

那天在教室被质疑,还被泼了好大一盆冷水,不服气,我去办公室找老师,说明明是老师随便找了一套试卷来考我们的,我说的是实话,因为那套试卷我和锦书做过,是她原来学校上一届的资料。

老师说是他认真找的资料出的题,在这件事情上,我处于弱势地位,最后把我那个讲不过三句话就开始吵架的爸从办公室叫来。

—02—

爸是学校领导,我上课打个盹回家都会被嫌弃,我天天和新转来的漂亮妹子讨论题,天天给人家买水,上着课就转回去对人家放电,这么大的事情,老头不会没有听说的。

但是那天把我叫去办公室,老头异常淡定,说学习进步是好事情,叫我继续保持。从办公室出来,我都怕自己摔楼梯。

我后来才知道,就算是早恋,其实十七八岁也不早了,就算学习不进步,老头都巴不得我和锦书好到地老天荒呢,和他儿子没关系,和他“儿媳妇”没关系,和他亲家公有关系。

我打开手机QQ,这几年,聊天、工作、发照片都用微信了,QQ除了接收一些年轻人的文件,被@所有人,其他的时候,就是现在这种时候,我用来看QQ空间的。

“哟!大叔,挺怀旧的呀。”

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的小女孩喜欢叫比自己年长的男性大叔,我觉得自己还没到那个辈分,和门外大爷一个辈分,也可能是大哥听着有点奇怪。

小女孩在那边玩消息输了,来问我的微信,正好我在逛QQ空间。

我和锦书异地恋那会,还没有手机QQ呢,开了一个短信包,每天晚上发百来条短信聊天,然后说晚安,锦书去睡了,我从床上翻下来,在她空间刷七条留言,七是锦书的幸运数字。

一共2177条,我后来自己上了锦书的QQ才知道,她设置了权限,所以都是我的留言。

锦书转来之后,不允许我再说了晚安之后又自己深情一把,所以说了晚安我就睡觉了。

之后只有一些节日纪念日或者特别煽情的时候回去留言。

小女孩加了我微信之后,头伸过来看我的QQ留言板,硬是要听我的故事,比她年长的都是大叔,是个大叔都有故事。

我去吧台招呼老板温一壶山楂酒……

—03—

高考结束第二天,我睡到直接起来吃饭,老头已经先上桌了,吓得我以为自己没睡醒,他又一次异常的淡定,叫我赶紧坐下来吃饭。

毕竟是父亲,说了上了大学就自由了,虽然没有出成绩,上大学是肯定的,我也就没有多想,况且老头还关心锦书,叫我问问看她最近哪天有时间,来家里吃个饭。

虽然有点吓到了,但也还是挺开心的,我这么快就可以带锦书见家长了。

那天下午,我没有在家吃饭,老头中午的时候给了一千块钱,让我假期好好玩,我约了锦书,去喝温酒,她说她长这么大没有喝过酒,他爸批准她喝一点点,但也不能喝醉,也不能晚回家。

我不会让她喝醉,也会送她回家。

锦书每一次来大姨妈都说肚子痛,我查了山楂酒可以治疗痛经。

锦书笑了,说她现在没有在来大姨妈,而且来大姨妈是不能喝酒的,我只能摸摸后脑勺笑,正好炒面上来了,赶紧放到锦书面前,给她拿好筷子。

以前来这里都是吃点小吃,没吃过主食,不知道这里的炒面是炒的方便面,我又只能再一次摸摸后脑勺,这次是锦书笑,她说这样的炒面她也可以。

“真的?”“炒的!”

我和锦书都笑了,她吃完了那盘炒面,浅酌了一口酒,她说这酒还挺好喝的,然后一杯见底,我伸手去拦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,我忘了告诉她,这个好喝让人想多喝,喝多了后劲大。

“放心,我好歹是半个军人,没那么差。”

我就是那天知道,锦书的名字是她妈妈取的,后来我查了“锦书”的意思是妻子给丈夫的表达思念之情的书信。锦书的爸妈是大学同学,她爸爸是国防生,有锦书的时候锦书的妈妈还没有随军。

后来锦书的爸爸出了意外,差点丢了命的那种,锦书的妈妈就带着随军了,转学来这里也是因为他爸爸来我们边防站任职。

听完了美丽的爱情故事,酒也喝了一半,我没让锦书继续喝了,骑着摩托车送她回去,没有太晚。

从锦书的性格里可以看出,她一定生在一个十分开明又和谐的家庭,和我理解的一般军人家庭的严厉不一样。

—04—

小丫头第一次喝酒呢脸红的好可爱像我第一次牵你手的样子

酒有点后劲哦不过没喝多少刚刚够你安稳入睡

祝你好梦小丫头晚安

这些留言是我从锦书家回去之后,专门开了电脑刷的。

“切,你都没有带她回家睡,这有什么好说的。”小姑娘嫌弃的嘘了我一下,一口酒杯就见底了,和锦书不一样,锦书喝任何东西都会先浅酌一口。

我妈很喜欢锦书的优雅。

锦书去我家吃了几顿饭,我就证实了锦书的家人很开明,锦书的妈说她老到我家去,也应该回请我去他家吃一顿。

那时候多庆幸还不知道什么叫高攀,锦书的爸爸是边防站的团政委,我就像见一个普通的叔叔那样,我也感谢他像一个普通叔叔一样和我下棋。

我们大学第一个假期,大年三十,我们两家人正式见面,锦书的爸感谢我在外面一直照顾着锦书,老头一直在旁边恭恭敬敬的,那时候我已经知道我家和锦书家的差距了,就算他们家人并没有给我什么压力。

倒是我家老头,以前从来也没见过他在谁面前这么卑微过,就像平时一些老师对他这个校长那样。不过我们回学校之后,听说他经常找锦书的爸吃饭。

也许他就想攀个有势力的亲家,最多也就是想升官发财,想让我的未来沾岳父点光而已,他也就是势力了一点,我当时这么想。

在锦书家出事之前。

一个下雪的冬天,锦书找我,记得第一次来北方,锦书不是很喜欢雪,她就说冷,所以下雪她都不出门,所以我多拿了一件外套下去,锦书站在雪,我想从背后抱住她。

锦书转过身,脸色不是很好,一把把我推到在雪里,我不明白锦书为什么生气,她什么也没说,眼神都让我感到恐惧,不,是恐慌。

“你知道军事法庭吗!”

锦书冷漠的给我留下一句话就走了,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,军事法庭,一定是锦书家里的事情。

我给老妈打电话。

“我正要打给你呢,你快点和那姑娘分了啊,他爸上军事法庭了。”

—05—

小丫头明天要来了呢座位给你安排好了包你满意

人无能为力的时候就喜欢把账赖给外界,看到那条留言的时候,我多希望锦书从来没有转学来,没人知道我俩在一起,甚至都希望,我从来没有去过市里,不认识她,她不是我的女朋友。

“你因为他爸就和她分手了?你们男人怎么都希望在女人最无助的时候离开啊。”小姑娘又一杯酒下去,我连给自己倒了好几杯,小姑娘没有拦我,大概觉得我就是活该吧。

如果这只是一个辜负多好啊,那我最多就是个渣男,可这是个亏欠,让我这辈子再也没法抬头看锦书一眼。

锦书来找我之前,接到部队那边的电话,叫她回去接受调查,在此之前,已经有人给锦书发过加密的邮件,上面说,证据确凿,锦书的父亲在劫难逃,整个事情一点漏洞都没有。

给锦书发加密邮件的是锦书父亲过去一手提携的军官。

那天我去找锦书,想告诉她,不管怎么样,我都不会她分手的。

她室友告诉我,锦书去找我了,我知道锦书一定是回去了,如果他爸上军事法庭,一定不会回到那个边境小县城,我马上买了机票追回去。和锦书在一起后,老头给我的零花钱比过去所有时间加在一起都多。

“她爸那么高的官,又是在边境,呼风唤雨啊,小说里可都是这么写的。”小姑娘说。

我也希望如此,可事实是,锦书的爸被判了死刑,任何功都不能抵过,是出卖国家机密的罪名,还有不是军人的锦书的妈

锦书不见了。

我回了一趟家里,我妈叫我和锦书保持距离,她爸妈是卖国贼,倒是老头这个时候正义了,说不能这样,叫我找到锦书,好好照顾他。

可是,我再也找不到她了,我去她的空间给她留言,让她快回来,我会照顾她,我想她。

—06—

说好了你是我的女朋友了现在反悔都来不及了

那年高二,老头带我去市里听高考讲座,实在无聊,我溜出去找初中时候的同学玩,就在那天第一次见到锦书,之后回了家,初中同学给了我锦书的QQ号。

不知道是开始聊天后的第几天,锦书答应做我的女朋友,我第一次去她的空间留言。

锦书在下面回复:你做我男朋友,你才不要后悔呢

我现在后悔了,好后悔。

“你有什么好后悔的,后悔没让你岳父早点给你送进军官指挥学校啊。”小姑娘估计喝高了,讲话的声音都高了。

你以为今天是我重新见到锦书,一时不知道什么情绪跑掉的吗?不,锦书两年前就回来了,这两年我一直在躲她,任何时候我都没脸见她。

那天我家老头被带走,老妈几次哭晕过去。

我理了一下,我们家在边境小县城,再走三十公里就是另外一个国家的边境,那边和这边完全不一样,我不知道怎么描述一个有人偷渡来这边打黑工,也有人用车运钞票过来的地方。

老头没钱豪赌,没胆运毒,还是频繁出入境外,我妈说他也就贪吃山上那些东西而已,在那边没人管,我信了。

几天没见老头,他憔悴了好多,他都认了,宣判他死刑的时候,他像松了一口气。我那个时候知道,老头为什么叫我找到锦书好好照顾他,也许锦书的爸上法庭的时候他的内心就颤动了。

锦书也在,老头和锦书说对不起,一直说,说到都发不出声音。

“我不会原谅你。”锦书转身走的时候,和我的目光撞上了,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。

我在医院照顾老妈,这多么荒唐啊,从来也没想过他会和境外犯罪集团有勾结,我们宁愿老头势力,宁愿他从来不关心我们,可是现在,他带来的不仅是伤害,还有危害。

锦书说不原谅他,我也不知道用什么心情去面对锦书。

—07—

我一直躲着锦书。

她结婚了,和那个这些年一直照顾她还帮助她为她父亲昭雪的军官,那天她出去的时候,我从窗户看到她上一辆军车,看得出来,是有爱情的。

挺好的。

锦书不仅是妻子给丈夫的表达思念之情的书信,有时候指丈夫给妻子的表达思念之情的书信。

每一次我把留言从第一页翻到最后一页,就想看着我依然爱但不会在一起了的锦书,再也写不出任何的锦书。

为什么没有在一起了锦书没有删了我拉黑我,她连号都不要了,还在乎我是不是还在好友里吗。

也就是这样,偶尔的时候,我会进她的空间,看看原来的我,其他的时候,我会翻她的留言、相册、日志,看看原来的我们。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