缘分尘埃落定,温暖绵绵无期

天还是天,却不是那片彼此相逢的天;还是雨,却不是那场你为我撑伞的雨;我还是我,却不是那个为你不顾一切的我;你还是你,却不是那个我终日繁思的你;季还是冬季,却不是那个温柔缠绵的冬季。

原来,天变了,时光变了,我变了,你也变了;原来,除了你曾经留下的温暖没变,其他一切的一切,都变了,变得面目全非,也变得不知所味!

变就变吧,该变的,总是会变的。不变的,任世事沧桑,风侵雨袭,云起云落,暮去朝来,终是不会改变。如初见时的淡淡温暖,似曾相识,却又未曾相识;似曾相逢,却又未曾相逢!

有没有那么一刻,傻傻地以为,穿上同一件衣服,梳着同样的发式,站在同样一个位置,那份曾经偶然遇见的美好,会如同那时一样,忽然地,就出现在眼前了。意外的欣喜,陌生的温暖,暖暖的微笑,那一刻的美好,尽在,不言之中。

傻傻地以为,于是,便沿着曾经走过的那条路,一步一步,走得极其认真,走得特别小心,生怕走得过慢了,缘分一不小心,便错过了;又怕走得太快了,缘分还没到来,我却走开了。

当我满心期待地,用尽全部的心意,惶恐不安地,又一次地站在那里,简单地环顾了一下四周。脚下,是熟悉而又陌生的街道,远远而去;身旁,是大小不一各式各样的商店,街上,依旧繁华;只是热闹,不比从前,显得有些冷清。

站在曾经站的位置,风儿,依旧有些缠绵,也有些清凉。静静地,立在风中,会那一段,旧时的缘分;等那一份,陌生的温暖。街上,依旧行人匆匆,却再也等不到,那份旧时的温暖。

等久了,心,便无端多生出了几许悲凉,是风太冷了,把心都吹凉了;还是等得太久了,心有些麻木了。凉了也好,麻木也罢,缘分本就是缘,若无缘,故意而为之,却不可得,也是自生烦恼,自添忧愁。想着想着,竟为自己做此傻事而悲笑起来!

时已境迁,缘也随风,又何必,非要再遇见呢?温暖,已经在记忆深处,驻足安放;缘分,已经在宿命里,尘埃落定。再寻再觅,只能是,一场枉然。

即使,走着曾经走过的路,可每一个步伐,未必如当初般,不偏不倚,都一一重复来过;就连路旁的树叶儿,自从离开,绿了,黄了,又绿了,都已经记不清,历了几个暖,几个秋凉冰冬了。

更何况,这条依旧无声贪睡的街道上,茫茫匆匆而过的行人,形形色色的背影,想必已早已换了许多座城市里的青年才俊,又或许许多个村庄里的村夫村妇。不管这条街上,换了多少个,匆匆的过客;也不管,这条街旁的大小商店,装修了几次,换过几次老板。哪怕是,能重新遇见,那个陌生的行人;能外重新觅得那份温暖。也早已不是,当初的美好!因为就连我们自己,都早已不是,当初的模样;也早已不是,那个当初的自己了,又凭什么,一心想要再得,那份如初的美好呢?

时间在变,钟表能回到原点,却已不是昨天;岁月在变,万物能再重生,也已不是那一年的四季;你我在变,曾经依然在心里,却已没有那一刻的欣喜!除了那份温暖,真的什么都变了,不管再怎么努力,回不了过去,也到不了当初!

理发店的音响里,悠然地想起了孟庭苇的《冬季到台北来看雨》,“冬季到台北来看雨,别在异乡哭泣,冬季到台北来看雨,是唯一行李。轻轻回来,不吵醒往事,就当我从来不曾远离,如果相逢,把我藏心底”。

寻不回当初的缘分,就把那个当初的梦,连同那一份贪恋的温暖,轻轻地忆起,又轻轻地放下。静静守住那份,旧时的温暖,是想念的唯一一种方式,也是救心的唯一一剂良药。

旋律有种淡然,又有些哀伤。“冬季到台北来看雨,也许会遇见你,街道冷清,心事却拥挤,每一个角落都充满回忆,如果相逢,也不必逃避,我终将擦脸而去”,我们,终将是要擦肩而过的,这是,命里早已经,注定好的!

我们,应好好珍惜,那份不可多得的温暖,以及那份不可再得的缘分。不要去破坏,也不要再去寻觅,就让他们,静静地,暖暖地在心底,累了,拿来安慰安慰;冷了,拿来暖暖心窝。这样多好,不烦他人,不扰自己,只任那份旧时的温暖,如一股暖流,在我们心里,缓缓地,缓缓地流淌。

流到我们两鬓斑白了,也不停息;流到我们垂垂老已了,也不停息;流到我们耳聋眼瞎了,也不停息;流到我们命不久已,也不停息;流到我们双眼长闭,都不停息!

“天还是天,雨还是雨,我还是我,你还是你,只是多了,一个冬季”生命多了一个冬季,而心里,却多了一份难得的温暖!虽天不再是那时的天,雨不再是那场雨,我不再是那个我,你也不再是那个你,可温暖,依旧在心底;那份温暖,也依旧,很温暖

发表评论